2019二肖中特|金采网精准二肖中特
歡迎訪問安徽檔案網! 今天是 
當前位置:首頁 > 檔案文化 > 珍品博覽
淪陷后的懷遠

  

作者: | 信息來源: | 發布日期:2017-01-06

中央軍退走后,聽說日本鬼子來了,懷遠的民眾逃走的很多,還有許多走不及的,都背著行李驚慌失色的,扶著老母、攜著幼兒走進了難民區。
     
    難民區在懷遠有兩個,一在西門崗之美租借地,一在邱家巷之意租借地。美租借難民區又分,一部在淮西中學校,一部在培德婦女道學院內:避難的多為中上層社會人士。意租借住的,多為下層社會的人,那里人多出來打“二筲”:斗筲之人隨便竄入民家搬運人物貨,成群結隊運孫寶臣家的箱柜,好像嫁娶時“運嫁妝”的一般,一點也不錯(箱子從南門口一直擺到意難民區)的事,是他們干的。他們運到難民區門口,由守門者張家修與何君俠二人檢查后,方準進門。漸漸的何張二位發了橫財,據說現在的張家修已擁有萬元以上之家財云。
     
    美難民區,主要負責人是民望醫院的美僑康大夫,他領著若干到殷實富戶的家里,把存有的糧食照數登記后,全數運入難民區,據他說:將來總有辦法賠償,不然將亦不免被人家偷去。
     
    難民區里人的很多,出入管理事務當然很繁,美僑人少,難顧周全,于是一般難民組織委員會幫辦一切,委員有王自修、王濟才、林翰材、胡建球、顧瑾臣、張伯溪等,這般委員平時不大往來,主義不合,這次因為環境的關系,聚集一塊,無形中好像形成了兩派,信基督教的一派,非教育徒又一派,教徒派很負責任去管理難民的出入,遵守時間,不做其他卑污的事。非教派,好與一般斗筲的人周旋,其中難免做出許多漁利壟斷的鬼事。他們借著檢查為名收買古玩字畫用俱,并屢次更換難民證,藉此增加收入。每張“難民證”售價大洋五毛、全區難民約二千人,每人伍毛每次可收壹千元。曾更換三四次,共計他們的收入實堪驚人!
    
    鬼子因為和美國有國際政治路線的關系,同時美國又是一個強國,美僑亦甚勇敢而有骨格,日本鬼子到了懷遠,對美國人從不敢污辱與輕視,同時對美難民區亦不敢隨便騷擾。難民們尤其是青年的婦女們,都很喜歡入美難民區去住。因而難民證一項的收入,足夠延長王自修與胡球們的狗命!
     
    間或日本鬼子也偷進美難民區去找“花姑娘”,可是一聽說鬼子來了,委員們就捺電鈴去招呼康大夫來援救、來解圍。康大夫膽大英勇、言詞強抗、不失為世界上第一等強國的公民,鬼子見了康大夫無論什么鬼崇的事也不敢說,也不敢做,更不敢隨便污辱我青年婦女。然而一般深閨待字的青年姑娘們,總是特別的驚懼,大有“風聲鶴戾、草木皆鬼”之概。美僑孟三小姐對他們特好,愛護他們無微不至,說:“你們如果害怕,可以到我樓上去住。”于是他們同陣約二三十人,便結團的和孟三小姐住在一處了。
     
    意僑難民區負責人,是意天主教堂的“神佛”,范圍很小,意僑太少只(一二人)精神照料,時間更不能顧及周全,又兼日意的國際關系密切,所以日本鬼子到了懷遠后,便隨隨便便:三三兩兩的竄進難民區里去尋募,污辱……老“神佛”也無論如何縱然提出抗議或質問,日本鬼子也置若罔聞。何逆君俠正在該難民區避難,那里不能象美僑難民區一樣的闊氣,所以也不能夠有特別的收入,何逆君俠那時真窮迫萬分,他的夫人造豆麥饃的時候,對人家還瞞著說:“這饃是留著咱家里狗的。”其實那里是喂狗呢,是怕人家笑他啊!
     
    某次何逆君俠為了一件小事,被瘋狂的日本鬼子打了兩個耳光,但仍未灰心。又托意老“神佛”替他問鬼子面前說項,于是鬼子漸重他。
     
    鬼子起初的大本營設在城里的郭家公館里,自重用了陳元甫、何君俠后,解散意難區,一般的難民紛紛進入老城里美難民區亦不得不隨之解散,可是一般難民真不愿離開難民區,但事實上卻又不可能。
     
    真正的偽組織誕生了,在民國二十七年四月初一日。起初的名目為自治委員會,這里面的老奸子委員為陳之甫,會址設西門崗灶火廟里(這廟又名指南學校)。
     
    在組織所謂“自治委員會”的過程中狡猾的王逆自修,還演時一幕轟傳一時的故事來。事情是這樣的,當王逆自修還住在難民區的時候,忽然洶涌的來了幾個日本鬼兵,把王自修用繩捆住,拉了就走,自修放聲大叫,康大夫救人呀!康牧師救我!空氣振動了全難民區。果然康大夫應聲而來,王自修大哭不得了!康大夫救我!
     
    鬼子把王自修用繩捆索綁的送入了汽車,一直拖到蚌埠,送進特務機關。繼之康大夫亦追蹤乘汽艇而至,具保將其保出。
     
    歸來后,加入了“道地的”自治會當委員,還揚言說自己“是出于無方,并非想當漢奸,看我的手被鬼子的繩勒地痕跡可為憑證”等又吃魚又嫌腥的話,使人聽著肉麻。
     
    自治會改組為懷遠復業指導委員會,委員為元甫、王自修、何君俠、楊風珍、宋懷三、孫雄風(后改名孫仲凡、孫英等)、李立之等人,委員長仍由陳逆元甫擔任,會址已改設在新城前錦繡街縣立第四完小里。這時作威作福最歷害一位是孫雄飛,城里的老百姓全要購買所謂“良民證”。無論男女老幼,不論居家出外,左胸前衣襟上都要佩帶著,專管登記事宜就是孫逆。他們想盡了方法去搜刮,去剝削人家的金錢,同時利用“良民證”的辦法,限制我方偵探、便衣隊的混入。你想他們這些漢奸到替鬼子方便多少!然而這般無恥的敗類還甘言假語的欺騙民眾說:“這不過是維持維持吧了!誰是真投鬼子,中央軍一到咱們還不倒戈嗎?”由此足征當漢奸都是厚臉皮不知羞的家伙!
     
    復業指導委員會于二十七年八月改組為偽縣署。何逆君俠任偽縣知事。其內部的組織如下:
    第一科為總務科,科長孫雄飛。
    第二科為財務科,科長李立之。
    第三科為商教科,科長王自修。
    第四科為司法科,科長楊健伯。

    偽各區組織如下:

    偽第一區區長孫雄飛兼充。
    偽第二區區長程國光,區署設于馬頭城。(刻已反正
    偽第三區區長孫福臣,區署設南新集。(刻已反正)
    偽第四區區長李佩韶,區署設雙溝集。(已于路家云部反正時,同時反正)
    偽第五區區長楊松材,區署設包集附近。
    偽特別區(即田家庵、九龍崗、淮南、大通、洛河一帶煤區)負責人為范陰棠。別有敵特務班長宗島茂。
   
    偽組織之武力,為偽人民自衛團,團長由何逆君俠兼任,團本部在文昌街小橋口,第一大隊長張天柱,任城防工作。最得鬼子的信任的是第二中第四分隊長王振宜,人家統稱“王皮匠”。王皮匠是宿縣人,寄居懷遠有年,本來在淮西中學及縣立初級中學門前,擔任丘九的補鞋工作,鬼子到了懷遠時,他在古西門助理鬼子站崗,任何人進城只要得了他的許可,就能長趨直入,后升隊長。第二大隊長為孫立春,大隊副為趙新華,人通稱趙三。剿匪司令部司令為“小瘋狗”路家云,副司令為丁梓材,參謀長為田世田(又名田硯青,中央軍校學生)。
   
    在第三戰區我方給新成立的偽組織一個迎頭痛擊之后,偽第三區區署瓦解,孫福臣、路家云等逃入城中,繼之路家云、田世田、李佩韶等相繼被我方游擊隊支隊司令王衛(子貞)同志等促其反正后,偽第五區偽區長被我趕往城中,任為偽警察所情報股股長去了。
     
    最近敵偽組織概況為下:
     
    偽縣署改設新城內文昌街,縣知事為何逆君俠。
    秘書吳箴吾。
    第一科長科孫雄飛。
    第二科科長李立之。
    第三科科長王自修。
    司法科科長秦征(由偽省署委派而來)。
   
    改人民自衛隊、公安局偽警察所,所址仍在前文昌街故址,所長張天柱,副所長張伯溪,總務股股長楊健伯,情報股股長楊松材。三、四、五各區偽組織之力量此刻已遠不到,當然他們的區長一職,也只可以空懸其虛名了!并且還有的區長已反了正。目前所存在的僅有一二兩區,區長仍系孫英與程國光。偽特別區又稱第六區,區長委姚逆菊圃,區員委楊元海,巡官委周德良,他們藉著鬼子的力量也只能管田家巷、九龍崗、洛河等小小的地方一片了!
     
    鬼子的組織為“特務機關懷遠班”,班長為“令野滿道”,住衙后街,憲兵司令部駐衙后街拐頭子,全過不過三十余鬼,他們分布的崗位:駐魁星樓有四五個人,衙前街街拐三二人,衙后街街拐三人,南站外平安巷崗位一人,西門崗棚門外六七人。其余新城四門,古西門等處之崗位,全由偽天柱、王振宜等偽部擔任。
     
    敵偽的奴化教育:
  
     (一)偽模范小學,校址在南門外石頭牌坊前真儒小學之故址,校長王自修兼任,教員是劉家恕(字子忠)、楊理臣(綽號楊五禿子)、蕭松波、宋協臣、李淑蘭(女)、廖瑞琴(女)、宋振先(女)、劉家賢等,有男女學生約二百人。并附設有幼稚園,必修科為日語。
     
    (二)日語小學,校址新城隍廟,校長為胡健球,教員有魏叔華、魏文華(女)、吳月英(女)、張淑英(女)、王德華(女)等,并由王德華任教務主任,許學楷字仲書任訓育主任,楊智甫、楊仲強(更名楊競人)任國畫教員,有學生約三百人。
   
    (三)維新小學,設于老城西門樓上,即前映淮樓小學之故址,校長吳志坤(女),吳曾任縣立北壇女小校長,教員高秀英(女),有學生約五十人。
   
    (四)民眾教育館,設在偽模范小學里,館長胡健球。
   
    (五)空招旿式的懷遠偽縣立中學(現已更名為省立農業中學),校址在新城隍廟,校長又是胡健球,體育主任宋墨農(即大民會懷遠支部部長宋祖硯),有學生十五人。
   
    (六)公共體育場場長馮家恕。

 

日軍在懷遠荊山掃蕩


    第二區,即是所謂河東區因為他的環境全在淮河以東,是懷遠五個區份之中較富的地方。自日軍于民國二十六年舊歷五月五日,由上窯進犯我田家庵、壽縣、正陽等地時,大批鬼子過去以后,淮河以東,涂山以南地這一帶,南有舜耕山,北有禹會,中間也接連著數十里的山脈,有禹會諸侯的故址,古馬頭城的遺跡,有許多擁有數十頃良田的地主,更有很多受過大學教育的學生,成群師范畢業的師資,由于地理與文化的優越環境的造成,所以那一帶的人民多為敏捷勇敢,善戰善騎的壯士,自經鬼子往返的騷擾,遭逐過后,人民多半被浩劫的洪流趕走了,東西被鬼子染遍了腥膻。剩余的只有滿地的白骨,陰雨綿綿時候的熒飛鬼泣!滿山遍野焦黑的墻垣,枯樹在都遺留下東洋惡的爪痕,那刻骨瘡痛,不供戴天的仇誓。
     
    鬼子去后,政治系統為之紊亂,縣府設行署于淮河以西的第三區耿家村和淮以東的二區,岸河相望,咫尺天崖,縣長空看著他們在河東伙拼,無可如何。
   
    那時河東的情形是這樣的:——有一位好賭錢的強盜,名字叫李世英,生性乘謬,不講面情,殺人如同過年,帶領著一般綠林弟兄強稱錘把,打山擊寨設關置卡,使得行裹足,居民不安。楊連坤字伯乾,癟癟的嘴,咭咭吧吧的說話,曾受過中等教育,因地理與環境上的關系,與李合成一塊稱霸在十二門塘以東地帶,楊以前在安慶受訓回縣任第三區區長,因為派別的關系,與號稱懷遠,梅黨即梅煥臣黨,曾任縣自衛團團長及三十八軍旅長等職的黨羽蔡貫之不睦,乘著混敵的時代,深夜帶著槍枝將其打死。蔡貫之在那一方,亦屬望族之徒,有相當身望,家資亦稱富足,又因黨派的關系,并有若干的助手于他的子侄族下,貫之使后,其族競置國仇于不理,一心一意要報私仇,毀家買槍,招人買馬,務期興兵雪恨。他們是煙火居鄰,戚誼更為崇厚,為了一二人仇恨,惹得全族間的親戚,彼此不相往來,渭水陽光競成絕路,他們以十二塘埂為鴻溝,楊李占東方,蔡氏占西方,雙方不越雷池,問題在那里停放著,勢力在那里增長著,接火是常有的事,晚間的槍聲,儼如除夕的爆竹。如是數月,勢力漸成不平,楊方吃了敗戰,蔡姓又謠言將殺戮其全家,甚至全族。于是投了敵人,染成鬼色。蔡方亦恐走入不利,亦跑到懷遠去投入鬼子的牢籠,并且揚言說:“你到蚌埠去投鬼子,我就到懷遠去投鬼子,看你怎么辦?”言之令人痛心!從此涂山之陽的河東二區,那光華的史頁上,被這一群強盜土劣,鬧得天混地暗,染得一遍活臭!他們當了國家的罪人還嫌不足,仍想拖上窯一帶的民眾下水,為了強迫民眾投敵的問題,李世英曾數次南下,到上窯活動,那時的二區已換了一位潢川青年軍團的青年魏志遠充當區長,他在暗中與一個小學校長陳孟碩合組許多鄉民及紅槍會,于李世英再度犯上窯時,將其捉著槍斃在楊拐墳的草場。
     
    蔡方一派,仗著鬼子勢力拉出一位替死鬼,姓程名國光任偽二區區長,在馬頭城內設偽區署,其實也不過是上上款子,替敵征征民夫,運送點東西,當一當漢奸工頭罷了!至于楊伯乾,自從他率領著部隊到蚌埠去后,便被鬼子牢牢的困住,平時不給子彈,每一個兵終日在營園子里其實就是監里,扛著空槍,當新四軍抵江浦線時曾圍打過他們的家及區偽署的時候,更有反覆無常的姚七、姚八在黃疃窯終日截路卡河,終日以搶奪為生,替鬼子在淮上及田家庵、洛河街一帶維持治安,近任偽巡河大隊長。
     
    記得當陳(孟碩)魏(志遠)二人在河東初期醞釀工作的時期,曾有一般準漢奸在嘲笑他們說:“這些家伙莫明其妙,干常了一定會把頭干掉,就不干了的!”說這句話的人都是身出路馮之家,盡為巨族之聞人,連阡累陌者比比皆是,曾被何逆君俠領鬼子來大燒了一次,并罰錢數萬元,曾遭鬼子慘殺惡淫,竟而恨都忘了!
    
    更有深仇大恨,是在黃伯熒的寨里,被鬼子一口氣用機槍掃射死三百余人!  
    
    (本文節選自省檔案館館藏民國檔案L001-001(2)-0788-006)



責任編輯:admin

下一篇:宿縣淪陷記
2019二肖中特 竞彩全包最牛技巧 篮球世界杯投注彩金 豪彩是黑平台吗 牌九至尊app下载 缅甸赌场龙虎高科技 手机电玩城森林舞会 时时彩后三对应码 西安二人麻将技巧 篮球网 捕鱼赚钱一天5000